新闻 |【明德尚法讲堂】浙江大学霍海红教授谈诉讼时效的实体与程序


2022-06-24

6月19日,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特邀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霍海红教授在线上为我院师生作题为“诉讼时效的实体与程序”专题讲座,法学院教师及博士、硕士研究生、本科生参加了讲座,讲座由法学院李国强教授主持,尹伟民教授、黄芬教授作为与谈人参与讲座。

霍海红教授主要围绕“诉讼时效的效力”“起诉与撤诉的时效后果”“执行时效性质的制度转向”三个问题展开讲授。在诉讼时效的效力问题上,霍海红教授指出,我们对诉讼时效的理解不同于以往站在“公益”的角度,目前更多的是从“权利人与义务人博弈”的视角去看待时效制度。将保护义务人作为诉讼时效的中心根据,可解释义务人直接得利的事实、抗辩权发生的理论和解释禁止法官依职权援用时效的基本规则。在起诉与撤诉的时效后果问题上,需要注意两点:第一,明确区分起诉和受理哪个是作为时效中断的节点。采用起诉的观点能够避免将法院受理之前产生的时效经过之风险归于权利人。第二,撤诉的时效后果如何理解。霍教授赞同采纳日本时效不完成的界定标准,可以为权利人撤诉之后再去行使权利预留宽松的时间。在执行时效性质的制度转向问题上,霍海红教授认为,2007年之后,申请执行由“期限”向“时效”转变,但其独立性空间很小,无需将诉讼时效和执行时效作为两套系统分别运行,以诉讼时效统一规定,执行时效做特殊处理即可。

在与谈环节,法学院尹伟民教授、黄芬教授就相关问题进行了学术交流及经验分享。尹伟民教授认为,尽管分属不同的独立的部门法,在经历了长久争论之后,目前达成的共识是实体法与诉讼法都是共同作用于民事权利的实现的。无论是实体法还是程序法,都要在一个统一的内涵基础上进行系统研究。黄芬教授认为,学术研究的目光不能仅局限于实体法或者将实体法与程序法割裂开来,一些约定俗成的关于时效制度的陈旧观念需要深入挖掘和推敲,才能发现更值得研究的问题。

在互动环节,霍海红教授就诉讼时效和证明责任与证明标准的关系、诉讼时效在中国语境下的道德性问题、程序——实体二元诉讼权说的理解等提问进行了充分、耐心地解答。霍海红教授在总结中谈到,时效制度还能继续延伸出更多有价值的问题,期待大家进一步挖掘和思考。本次讲座理论详实、见解深刻,师生们纷纷表示收获颇丰。

站内导航

版权所有 © 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 地址:大连市凌海路1号 邮编:116026

技术支持:集群智慧